又想海陵島(行天下)

海陵島風光。

新華社記者 鄧 華攝

那天,我邊翻書邊陪父親看電視劇,兩集播完,父親換臺,正播紀錄片。當沉船、宋朝、專家等諸如此類的詞撿拾入耳時,我抬起頭,觸見波濤洶涌的大海,立即道,南海一號!這是宋朝的沉船!

廣東海陵島就這樣從記憶中閃出,波光閃閃,帶著腥咸和潮濕,帶著海陵島獨有的味道。人的一生會見識、經歷許多或新奇或平常的事物,河流、大海、沙漠、戈壁、高山、草原,一棵樹、一根草、一塊石頭、一片樹葉,一個眼神、一個微笑……當然還有形形色色的人。有些注定要遺忘的,有些則會刻在腦海深處。海陵島就是留在記憶深處的地方。

在海陵島,我曾有一次奇異的飛翔。

那是到海陵島的第二日下午,我從所住的北洛秘境步行到海邊。沒去沙灘,我選擇的是靠近山石的海岸。我想聽浪濤拍打撞擊山崖的聲音。斜陽正烈,我在乳白色的石頭上坐下來,極目遠眺。深邃的海面光滑如鏡,正所謂靜水流深,其實海水一直在奔跑,向著無盡的遠方。后浪就是它的腳步,密集又急促,帶著鼓動和誘惑。我努力昂起頭,想看得更遠一些。我沒想凝望天空。在草原長大,到任何一個地方,天空對我都沒有吸引力。瓦藍、湛藍、蔚藍、深藍、灰藍……白云浮游或黑云壓頂,我見過太多,沒有哪里的天空比得過草原的蒼穹。所以,我的目光最終留駐在遙遠的地平線。但仿佛天空嵌著磁石,目光被吸附,漸漸仰成直角。沒有雜質的藍,沒有變幻的藍,如果有一朵白云點綴也好,但就是這么纖塵不染,這么一覽無余,這么空,又這么闊。想游離又不能,目光凝注,腦里卻撞擊著雜亂的念頭,會不會有什么奇跡呢?就如少年時仰臥在草地,朵朵白云時常會浮現出駿馬或神獸,浮現出小說中描繪的情節。正這么想著,我覺得自己從白色的山石飛起來了,不知是自己生了雙翅,抑或是磁石巨大的引力。我只知自己在向上,在靠近藍得透明的天空。近兩年時間,我癡迷多重宇宙說,相信在另一重宇宙里有另一個我,相信在另一重宇宙里有親人或故鄉。我正往那一重飛去,那透明的藍就是多重宇宙的圍墻。

驚叫將我拽回,我仍坐在白色的山石上,如瀑的陽光環繞著我。海浪飛濺,撲濕了某位女士。沒有那聲尖叫,也許我就看到了。至少,我能觸摸到那藍色的幕墻。當我沿著臺階向下時,還是忍不住回望。我知道,那奇妙的旅程會在記憶里扎下根,不會隨著歲月無聲流逝。

難忘海陵島,當然不僅因為奇妙的夢幻。這座古老的島嶼頗多神秘、神奇,比如南海一號。之前我沒見過沉船,更未見過800年前沉沒的船,所以去看沉船的路上既興奮又好奇。南海一號沉沒地點距海陵島不遠,打撈上來的船體就在海陵島海上絲綢之路博物館的“水晶宮”里。1987年,古沉船被偶然發現,依據考古慣例命名為“南海一號”。這條船十五道隔艙,是南宋時期海外貿易商船。近年癡迷歷史,知南宋海上貿易極發達,沒想竟能親見當年的商船。每道隔艙都裝得滿滿的,陶瓷、銅鐵、金銀、漆木、錢幣、朱砂,出水文物超18萬件。沉睡近千年,大部分陶瓷仍然完好。瓷器均用草繩纏裹,大小相合,粗細搭配,糊著泥沙的繩結自是不能再解開,但仍能看出結的模樣。我想負責打包、裝載的該是制陶師傅,他們愛瓷懂瓷,所以才這么用心。也正是這樣的用心,才讓沉睡日久的瓷器容顏依舊。船是怎么沉沒的,這么重的船又是如何打撈的?前一個問題盡可想象,風浪、觸礁或是遭遇了其他不測。后一個問題不容亂想,但我也猜了許久。待參觀正在清理的船艙,才知是用集裝箱的方式整體打撈上來的,讓古沉船得以保存沉沒時的模樣。

正是炎熱的夏季,海陵島卻沒有悶濕的感覺,涼爽、舒適??諝庾匀粠е涛?,卻又是純凈的,總感覺自己會吸醉。特別是紅樹林濕地公園,因為貪戀,甚至想長住下來。在海陵島住了三個晚上,知海陵島不僅自然風光獨特,還有久遠的歷史,可追溯到800年前,每個漁村都藏著秘密和傳說。

南宋三杰之一的張世杰,其陵墓在海陵島的平章山下,東南方為大海,北方靠內海,坐西南向東北。南宋景炎三年,新會崖門之戰后,張世杰繼續率兵抗元,最后退守陽江。面對三次招降,張世杰拒不投降,在海陵島殉國。

另一個與海陵島有關的人物是陳宜中。陳宜中是南宋右丞相,與陸秀夫、張世杰、文天祥一同抗元保宋。據說,南宋朝廷最后一個可隱藏的據點——海陵島就是他選定的。京都失守,陳宜中撤到海陵島,化名若水,隱居在石井村。石井村村頭的廟宇供奉著石狗像。傳說狗救過陳宜中的命,所以石井村敬狗為神。村中人人習武,這習俗即是始祖陳宜中家訓,代代相傳至今。

如果傳說是海陵島的暗門或偏門,那么多彩的景點就是海陵島的正門、中門,中門敞亮,可以獲知海陵島的經濟、文化、風俗、生機,煙火何以生發,何以蒸騰;偏門幽暗,可以追溯其性格來源、歲月流走和世事滄桑。每個人看到的是同一個海陵島,但每個人看到的也是不同的海陵島,多棱如鏡,或許是其魅力所在。

某個夜晚,友人約我宵夜,我隨著去了。到一個地方,在酒店吃得再好,也僅能滿足腸胃的需要,而宵夜,尤其小巷里的小吃店,常常帶來驚喜的享受。坐在出租車后排,透過車窗,望著兩邊的路燈和極少的行人。這個時刻,若在家里,我早已酣然入夢,而在海陵島,夜晚才剛剛開始。偶爾溢出,在某一個空間,在某一個時間,誰說不是人生的奇遇呢。就如坐在海邊白石上,雖然那是短暫的遐想,亦回味無窮。簡單的幾樣菜,和賓館完全不同,更本土更原生態,而且名字特別,味道極佳,不得不贊嘆海陵島在飲食上的創造和想象。這是海陵島的又一個側面,人間煙火,活色生香。

每個地方因文化性情不同,都有自己的標簽,比如探險之境,奇遇之鄉,或可放松,或可沉醉。海陵島于我,是夢幻之鄉,令我癡迷。

(胡學文,河北作協副主席。著有長篇小說《有生》、中篇小說集《麥子的蓋頭》《命案高懸》等。曾獲魯迅文學獎,《小說選刊》全國優秀小說獎,《十月》文學獎,《中國作家》首屆“鄂爾多斯”獎,孫犁文學獎等。)

[責任編輯:梁勝]

精彩推薦

旅游頻道推薦

美圖推薦

更多>>
(★^O^★)MG猴子基诺游戏 gpk电子试玩 高频老时时彩11选5 比特币行情 知乎 炸金花游戏在线大玩家_进入游戏 在线棋牌游戏梭哈 广东好彩1今晚开奖号码方位 最新一期足彩进球彩 澳大利亚亚洲杯比分推荐 比特币行情英财网 网上棋牌赌博游戏 可提现金麻将 彩票今天3d号码预测专家 北京赛车pk10稳赢技巧 今天以太坊价格是多少 钱龙捕鱼外挂 现金麻将斗地主